苏州夜静

不定期搬图,侵删。写文龟速,会完结。
CP洁癖严重,不喜ky,圈地自萌
本命CP:基锤,幻锤,all锤,操惇,辽惇,all惇,双莫,德罗,all小天狼星,渤罗,磊落,红猪,方崔
杂食CP众多

二刷雷神三还是沉迷于锤锤的盛世美颜和蠢萌
说好的一刷看颜值二刷看剧情的呢……
这个锤锤可爱的想让我用一百总方式艹哭他😌
最后一幕基神的“I'm here”简直苏到爆
跪求太太们产粮

图源P站,侵删
作者ID=20537852,アイリ
画手大大笔下的惇惇和干将军太可爱,沉迷其中无法自拔😛😛😛

搬图,侵删
图源P站,作者山椒,ID=3924140

我对惇惇果然真爱,无论是王者惇还是无双惇😝😝😝
操惇和辽惇我还可以再站一百年😄

【操惇/辽惇】愚忠

偏史实向,借鉴了一些历史,其余皆为架空
文笔渣,内容也渣,不喜欢请不要看,不要骂作者,谢谢!
虽然是520,但不是为了520写的,而是一直拖到现在才写完。
私心有辽惇,不喜欢请跳过直接看结尾
请看清楚CP,不喜请勿点

【正文】
"真是可悲可叹的人。"曹操慢一步赶来时,恰巧听到张角这番话,他顿了一步,未在上前,"将来回报你这忠诚的,是冷酷的背叛也说不定的……"话还未完,背对着他的夏侯惇已将那些话斩于刀下,一如往昔,冷淡平静。
曹操已记不清与夏侯惇相遇的具体时间,那一段藏在遥远时光里的岁月,他只依稀记得年少时的夏侯惇不爱舞刀弄枪,偏爱黏着那些教书先生,读着些闲适的隐世诗词。而在他走上这争夺权势的路时,那个对权利地位都没有兴趣的少年却跟着他一步步走到至今。
典韦是夏侯惇送给他的礼物,曹操没有任何迟疑,直接接受了那个憨厚而忠诚的护卫,没有原因,只是因为那是夏侯惇推荐的人。与此同时,走在霸道上的曹操同样需要那些忠诚不二且勇猛的将士,对于这观点,他从未动摇。
所以当在宛城,曹操看着典韦为了保护他倒在刀剑之下时,他迟疑了,面对着赶来救援的夏侯惇,他忽然明白了那些典韦身上似曾相识的感觉,忠诚,豁出命去的忠诚,和他的元让一模一样。
"夏侯惇,你就跟在孤身边吧。"那时候从未知道恐惧是怎样的曹操,只当自己内心那些情感是一种保护,对夏侯惇的保护。
战争总是残酷,参与其中,没谁可以逃脱伤害。曹操后悔的事很多,如郭嘉的死,如夏侯渊的死,又如夏侯惇的眼睛。对于这个,夏侯惇倒从未怨过谁。那些无法接受,无法面对,以他的性格,自然不会说,更不会流露出来。那是一场艰难的战争,敌众我寡,而孟德既已将重任交于他,他自然不会辜负,他厌恶失败,更厌恶看到从曹操眼中流露出的失望。所以,以曹操的骄傲,他不会开口;以夏侯惇的淡漠,他不会提及。只是往后的很多年,曹操总是喜欢在一开始时将夏侯惇拥入怀中亲吻他已结疤的眼睛,小心翼翼,不同于接下来的任何动作。

愚忠,夏侯惇偶然间从兵卒那听到时,夏侯渊刚战死不久,曹操无视了夏侯渊战死的意义,执意开战,他有过疑问但并未阻止,就像死了一个与他无关紧要的人一般,在出发时依旧冷淡平静。在结束战争的那晚,曹操将他唤入军帐,低声问他情况。夏侯惇摇摇头,拒绝回答。随后,如往常一般,做那些他们常做之事。释放数次后,曹操在疲惫与快感中睡去,而他身下的夏侯惇眼角有泪滑下,不知是疼还是悲伤。快黎明时,曹操从梦中惊醒,梦里已故的爱将们面孔依旧,而其中又多了个夏侯渊。他伸手去拥抱身旁的夏侯惇,才惊觉他的独眼将军已是满脸泪痕。

在之后,夏侯惇为了曹操的霸业,再次踏上战场,他就站在他的身后,看着他整点行装,不知应做些什么,说些什么。
“你大可不必上战场。”
“至少在你死前,我要让你看见这天下的一角。”雨绵延不断,夏侯惇渐行渐远,直至雨幕掩去了他的身影,曹操依旧立在原地。
离别后,他整夜整夜难以入眠,即便入睡,也一遍遍梦见故人,曹操在其中努力寻找,生怕其中有他的元让。这时的他才终于明白多年前那感觉是究竟何意。
那个冷漠孤傲的独眼将军回来了,曹操迎出城来,迫切想知晓夏侯惇是否受伤。对方牵马走来,平静如昔,擦肩而过,"孟德,"夏侯惇开口,"这天下的一角,你可看见?"

公元220年,初春早晨依旧寒冷,曹操半卧于榻上,看着不远处正认真翻阅书简的夏侯惇。"元让,"他唤道,"可还记得宛城之战?"
"呵,孟德怎会突然提及那事?元让自是记得的。"夏侯惇回应着,依旧认真阅着手中竹简,微微皱眉,未将两人对话放心上。
曹操见他这般反应,有些不满,于是提高声音:"夏侯惇,你就跟在孤身边吧。"见夏侯惇转身看向他,又笑道:"孤没事,只是看这些看得有些乏了,来,我们出去走走,顺便下盘棋。"
夏侯惇听闻这话,当即露出些许委屈的表情,低声挖苦:"谁会与心机颇深之人下棋。"
"哈哈,也罢。"曹操笑了笑,"这次孤让你,赢得太容易,同会让人不爽。"

大限将至,曹操清楚感受到,但成就霸业的男人,又怎会展现自己的虚弱,甚至于夏侯惇,他也不愿让他看到自己不堪的一面。他紧紧拉着夏侯惇的手,依旧霸道的命令语气,"看着孤,记得孤同你说过的话。"固执坚持,即使走到尽处,他仍有条不紊地命令着每件事,不容异议。
直至神智模糊之间,曹操忽意识到,对于他的元让,那些一直想让其知晓的感情,还从未说起,想唤住背他而坐的将军,开口时才发觉,一切都来不及了。
220年三月,曹操,薨。

三月末,春花正盛,张辽经过时,见夏侯惇一人独坐园中,仰望着满园樱花,他走上前,但未开口打扰,两人就这般一站一坐,同看这如云似霞的满天红樱。
良久,夏侯惇仰頭問道:"张辽将军有何事?"张辽并未答话,只伸手拂去落于夏侯惇发梢的花瓣,随即在他身旁坐下。
"元让身体可好些了?"他微笑,"这些日子没夏侯将军陪在下切磋武艺,日子过得有些无聊呐。"
"军中自是有许多比元让有本事的人。"
"可在下喜欢同将军切磋。"顿了顿,张辽又道,"主公走后,魏国的未来需要元让来守护的。"
"呵呵呵……"听闻这话,夏侯惇忽笑了起来,"元让恐怕是不行了,文远,孟德的霸业,得由你来守护了。"
"张文远自是会为主公守这天下,不过,我希望夏侯将军能同在下一起,守这天下。"
"你可知,我对这天下,这权势从来毫无兴趣。只是孟德想要,于是我跟随在后。孟德命我跟在他身边,所以我会一直跟随。"
"元让……"
"听过太多人说这愚蠢的忠诚,"夏侯惇打断了张辽,"我不在乎。这些战争,带走了太多人,渊弟,典韋,孟德。我累了,很早之前便累了。"
张辽愣住,不知该如何回应。他望著眼前这人,蒼白而單薄的側影,伸出手去擁抱,卻在碰到之前止住,過了會兒,他低聲道:"元讓累了吧?這兒風大,我扶你回房。"

四月,細雨綿延的下著。夏侯惇的病就如这雨,反反復復。張遼從戰場歸來,一身戎裝還未卸,便已聽聞那些議論。換了套乾淨常服,張遼起身去了那人住處。
“夏侯将军思虑过重,这病起因于此,若是再这般下去……”大夫摇摇头,未再多言。
夏侯惇笑了笑,支起身送客,“先生早些回去吧,晚些会变天。”偏头时才发觉张辽早已站于门前。
“思虑过重是何意?”他侧身让了让,待那大夫走远,便开口问道。
“战况如何?”沉默了一会儿,夏侯惇回避了问题。
“元让,”坐至床边,张辽抬手抓住夏侯惇双肩,强迫那人看向自己,“你究竟在忧虑何事?自主公走后,你便一直这样。”
“没事,”抬眼,夏侯惇面无表情的望向他,“我累了,你刚从战场退下来,自然也累了,早些休息吧。”
“元让,我……”张辽见他这般,有些不知所措,平日里夏侯惇从不曾如此冷淡的同他说话,即便生气时,也不会用这语气,“夏侯将军累了便歇下吧,文远就不打扰了。”
“嗯。”

四更天时,已睡下的张辽被下人唤醒,“夏侯将军入夜时病忽就重了,恐是不行了,一直说想见将军您。”
匆匆赶到时,夏侯惇已平静了下来,靠在床栏上,见他来,便让其余人离开了。“文远,若是可以,协助世子,让世子称帝。”轻咳着,他试图让自己的话更清晰明了些。
点头,“文远自会一直协助世子。”
“文远,”听闻这话,夏侯惇释然的笑了,温和唤他。
那是张辽在很久以前见过的温柔眉眼,自从夏侯渊将军离开后,就再也没见过。“我在,元让想说什么?”
“孟德离世前曾想过称帝,从前大小事,我一一同意,可偏偏这事,我拒绝了,我同他说,时间还长,待这天下更安稳些再称帝也不迟。”说至此处,夏侯惇忽又猛烈的咳起,张辽起身想去唤人,却被制止了。
“真是可笑,唯一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说话间,泪水从眼眶滑落,滴在深色床褥上,晕染开来。张辽分不清那是因为咳嗽还是因为其他,只是在那瞬间,他拥住了他,没了往日的迟疑。
“文远,”怀中那人气息减弱,但也伸手抱住他,“真遗憾,今后恐怕元让再也没办法陪你磋切武艺了,孟德命我跟随,我已经迟了很多。”
“总会有机会的,”张辽感到那人软下去的身体,心中一紧,更用力的去拥住,“你要同我一起守住这天下,为主公守住这天下,再晚些,主公自是不会怪你。”温热的泪落下,与先前的泪痕叠在一起,再也分辨不出。
同年四月,夏侯惇逝世。

【END】

图源P站,侵删
作者ID=32671949

真三8惇惇的造型好像四代,可惜头发长度太短ಠ╭╮ಠ
要是黑长直就好了,四代和六代明明辣么美好
好想念长发飘飘的东尼(T▽T)
私心打我爱的CP的tag

图源P站,侵删
作者ID=51689612

雷神3马上就上了
╮(︶﹏︶)╭可惜看见的是短发锤了
好怀念有一头金色秀发的大公举(ˊ˘ˋ*)♡
私心打了基锤和幻锤的tag😏

图源P站,侵删
作者ID=786077
表白我大操惇~~~
惇惇给你比心心~

图源P站,侵删
【基锤】作者ID=29807598
【幻锤】作者ID=55610672
【德罗】作者ID=54814739
【操惇】【辽惇】【吕惇】作者ID=1876029

想知道萌上冷CP是怎样的感觉吗?
喜欢的CP永远都和别人不同,不是逆的就是冷的,怀疑我有特异功能……
为什么我的所有CP都是冷的???!!!
不过没事,冷就冷,实在不行我自嗨,哦吼吼~~~

我操惇来一发
图源P站
作者ID=683666

发现我有冷CP的体质,只要是我喜欢的,没一对不是冷的😓😓😓
我东尼这种傲娇又忠犬的,一边嫌弃着一边又那么听话,曹老板让干嘛就干嘛,不要太萌
不过呢,我不管,冷就冷咯,P站的大触那么多,有粮就够了😄实在不行割自己大腿肉……

【基锤】【幻锤】尘埃落定(下)

索尔
他独自走在阿斯加德的街道上,擦身而过的臣民行色匆匆,消失在重重夜幕中。他忽然想起上次简来的时候,也是如此暮色,满街的小孩围着那个漂亮的中庭人,索要着拥抱,臣民们漫步在暖意洋洋的小巷间,微笑着向他这奥丁之子行礼。一切都会不去了,一阵秋风袭来,将他扯回现实,所有人冰冷绝望的表情,他们也意识到了,他们的王连自己都救不了了。

索尔回去过,回去那个让他失去了洛基的地方过。
他想带洛基回来,把他葬在母亲身旁。而最终的一无所获,让他一度以为他已经无能到连自己的弟弟最后的遗体都无法保护。直到那之后在洛基寝宫,睡意朦胧间,身上传来的触感,那绝对不会是幻想,他挣扎着醒来,看着那个怀抱着自己的黑发神袛,“如果你想如此,那我便如你所愿。”

在军队节节败退后,索尔再次提出赶往战场,洛基没有任何理由再拒绝。扮作奥丁的他为他披上战衣的时候,并未看见索尔望他时深情却又决绝的眼神。

“五百年的寿命,吾王,汝已献祭,而今,是遵循天命还是违背命理,汝的抉择如何?”命运女神的话如此清晰,暗示结局。

大雪纷飞,放眼望去,旷野上只依稀看见些影影绰绰的人影,索尔吃力的将负伤战士带离战场。这场战争势均力敌,他知道,是他的自负和鲁莽,令所有人陷入困境。就如以前,带着最信任他的朋友与冰霜巨人战斗,带着洛基与玛勒基斯对抗,每一次,都令他身边的人付出代价。所以他开始思考,在往后每一次行动前。也许父王说的对,有关以太的战争让他变得软弱,开始惧怕面对结果,面对失败,面对失去。可是,索尔不明白,在他向父亲请求援兵后,与战士在这冰原等了五日,等来的却为何是浩浩荡荡的敌军队伍。
“希芙,”他叫住不远处的女战神,“你带那些未受伤的战士,护送其他人先行回去。”

洛基
他收到了求援信息,并且也对此付诸了行动,将索尔的所在告诉了敌军,这是他唯一可以做出的选择。根本不存在战争,洛基清楚的意识到,有朝一日,索尔会了解一切,然后夺走属于他的东西。所以他要在一切发生之前,将他想要的并且本该属于他的全部握牢,皇位和索尔,他都要。
还有两天,敌军,不,是他的军队会浩浩荡荡走进阿斯加德,让被俘的索尔跪在他脚下,看他称王。

女战神的出现让洛基有些慌乱,这并不是正确的发展方向,至少在他的计划中不是。希芙跪在大殿之下,满身血污,“索尔命我们先行撤退,”她并未抬头,语调未有任何起伏,“他说他仍继续等待援军,守住您的皇位和子民。”
洛基看不到那黑发女战神的表情,以往善于揣测玩弄人心的那个洛基似乎消失了,他走下台阶想抓起希芙质问她为何不陪着索尔,为何不留守阵地,为何要转告索尔的话,伸出手时才发觉自己双手颤抖的厉害。这一次他算错了,洛基估对了所有人,几乎所有人,却偏偏猜错了原来最容易的人。索尔是知道的,奥丁的沉睡,洛基的欺骗。若是索尔被俘,洛基登基,仍会被诸神所唾弃,唯一办法便是本应成王的雷神战死战场,洛基便会顺理成章,没有异议,子民臣服。

索尔
风雪模糊了他的视线,吹乱了他的战衣。索尔没有停下脚步,他感觉神力渐渐消失,就快到时间了,那个副将必须得死,要更快些。这是他欠他的,欠那个他最爱的弟弟的。他加快了脚步,却觉身上的雷神之锤愈发沉重。

“汝将丧失神力,这是窥探未来的代价,吾的殿下,汝依旧如此吗?”命运女神摆弄着混乱的生命脉络,将他渴望看到的展示出来。
索尔没有回答,只向前跨了一步,跌进了洛基的未来。

他看到了那支援军,或者是那支属于洛基的军团。就快了,只要那个副将死了,洛基的皇位便不会有任何质疑。他走向前,太近了,对方看到了他。索尔举起妙尔尼尔,雷神之锤似乎变得更加沉重,他勉强打飞了眼前的战士,他们似乎并不想伤害他,索尔发觉却来不及思索。看到那人了,索尔穿过人群,对方转过身,诧异的望向他,随即举起剑向他跑来。
在打中对方的瞬间,索尔听到剑划破铠甲刺进身体的声音,眼前一切慢了下来,渐渐模糊了。他回到离开前的夜晚,洛基的脸如此清晰,他紧紧拥着他,金色与黑色的发丝纠缠,美丽而诡异,印在索尔天蓝色的瞳孔里。洛基轻吻着他的耳廓,安抚着他,伸出手指探入他的**,轻轻拨弄那令人迷乱的**。在洛基进入时,索尔迷糊间听到他轻声耳语,“我爱你,索尔。”眼泪滑下,索尔分不清是因为疼痛,还是因为那来不及的回答。
他听见旷野上肆意的风声,吹乱了身旁士兵的话语,洛基声音渐渐被撕碎在风中。弗丽嘉向他走来,低吟着儿时童谣,母亲温热的手覆上他的双眼,索尔坠入黑暗。

洛基
军团凯旋而归之时,他已将皇位收入囊中。索尔离世,登基前的夜晚,洛基便已收到密信,他攥紧手中信纸,未泄露任何情绪。
命运三女神还在殿内等待,向未来的王展示过去与现在,并暗示着未来。他穿过长廊,却在推开门的时候丧失勇气。过去如何面对,洛基展开揉皱的信纸,现在和将来,那么多人在他漫长的岁月中穿梭,其中再不会有那个万人崇拜的雷神,再不会有那个傻乎乎的爱黏着他的索尔。

军团抬着那人走进大殿时,往昔注重礼节的女战神捂住嘴巴,泣不成声。洛基走下台阶,向前走去。索尔安静地躺在那,脸上的血污被擦了些,露出原本漂亮的脸庞。洛基半跪于他身旁,将他抱起,轻轻擦拭着凝固的血块。
“索尔,”良久,他才低声说到,“现在,你和皇位都是我的了。”那些无法面对的过去,在他脑海回放。他从不曾知索尔有如此剧烈的悔意,一度他都认为索尔愚蠢且不自知,并因此怨恨他。在索尔离开前,他曾放下恨意,向他表达那些不堪言语的爱意,而他未曾回应。直到洛基看到索尔倒下时,留下的泪水和喃喃的回应,他才发觉命运早已注定,索尔的注定是付出和无回应的爱,而他,是永久的孤独。在众神诧异的注视下,他低头吻上了那已冰冷的唇。

幻视
一年,索尔没来过,他其实早已不在抱有幻想。离别时索尔捉摸不透的话语和决绝的眼神,其实早该明白其中含义。

命运女神的来临他并不惊讶,就像存在于他数据库里的只是一般,理所当然。"这是雷神赠与您的礼物。"幻视伸手接过原本属于金发神袛的武器,掩饰着自己的面部表情。"与此同时,殿下要求我向您展示一些画面,希望您能了解。"
那是一个选择,结局都相似,只有留到最后的主角不一样。幻视并未看完,他知道索尔的选择,同时也明白索尔不会再回到中庭,再回到他身旁。幻视收起妙尔尼尔,依照仙宫的礼仪向女神微微鞠躬,转身离开。

多年后,幻视仍会在闲暇的夜晚独自一人去到天台坐坐,就像曾经一般,那个金发神袛与他并肩站在一起,靠得太近,索尔眼睛中闪烁的星光漂亮如初。

【END】

没错,这是个悲剧……
本来想HE结尾,但是,文笔太烂,写的太差,拖的太久……
不喜请轻喷。